本報特約評論員逄自立
  大學語文不應簡單地變成“高四語文”,更註重學生人文素養的培育和專業應用能力的提升,給學生提供個性化的選擇。
  最近,“中國人民大學將大學漢語課由必修變選修”成了人們熱議的話題,一時間,諸如“不重視母語教育”之類的質疑聲四起。
  這幾年,類似熱議並不鮮見,個中緣由也不難理解。語文教育,承載的不僅是聽說讀寫這類基本技能,更是對本國曆史文化的傳承發展。“語文變選修”所引發的爭議,更多源自公眾對母語水平下降的擔憂,特別是在全球化日趨緊密,西方文明強勢影響的背景下,語文的“弱勢地位”難免會引發出於文化自覺的本能對抗。
  儘管如此,人大所做的改革也並無不妥之處。我們通常理解的語文教育,更多應該是指中小學的教育,高等教育理應承擔更深入和專業的學術訓練。正如人大所回應的那樣,大學語文不應簡單地變成“高四語文”,更註重學生人文素養的培育和專業應用能力的提升,給學生提供個性化的選擇。
  事實上,很多大學開設語文課,在於學生語文能力存在短板。有媒體報道,湖北一高校的現代漢語課,講解內容竟是拼音字母、聲調符號之類,寫“點”“撇”“捺”,這雖屬極端個案,但不妨想想,自己是不是時常提筆忘字?是不是寫篇小文卻發現不知從何說起?當下國民整體語文能力下降,應為不爭的事實,造成這樣的原因,顯然不應是大學,而是中小學教育和互聯網文化的興起。
  前者不難理解,受制於教學大綱和高考指揮棒的約束,中小學語文教育往往過於註重應試功能,有了“標準答案”的語文教育,難免會喪失其豐富的教育意義。然而出於考試錄取的公平起見,這種沿襲多年的教學方式,也有其可取之處。事實上,語言文字一旦被套上考試的框框,其靈活性和創造力都會受到影響,古代的八股取士,如今的ABCD,莫不如是。
  相比而言,互聯網文化的興起產生的影響雖不直接,但更深遠。當下,習慣了電腦輸入法的鍵盤族、拇指族,除了簽名之外,哪裡會用到筆;電影、動漫等娛樂文化的興旺,壓縮了太多閱讀的時間;微博、微信等互聯網產品,讓文字越來越短,靜心讀篇散文已成奢侈。而母語能力下降的現象,並非中國大陸獨有,香港、臺灣等漢語圈莫不如是。
  從這點其實也不難發現,語文教育的問題,並不在語文自身,而在於如何能夠從各種束縛和影響中鬆綁,這恐怕也是改革的難點所在。  (原標題:語文變選修 大學本無錯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g32jgaazj 的頭像
jg32jgaazj

Wilson

jg32jgaaz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